南海嘉美网

“赌”明星:商家25万元拼出镜,一场带货仅售出50单

时间:06-18/2020 05:28 | 点击次数:

“找明星直播,其实是在赌博。”


直播带货浪潮迭起,演艺圈明星随之争先恐后入局。不过,在田艺绮(化名)眼中,看似繁盛的电商直播行业,背后早已“泡沫”泛起。


近期,“请明星带货血本无归”的故事,成了各大商家内部直播心得分享群的饭后谈资。作为某电商平台食品类头部商家的运营人员,田艺绮见怪不怪地将这一消息分享到了朋友圈。


她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,一男演员在抖音的直播首秀同样“翻车”,商家花费25万元寻得一个直播坑位,最终以卖出50单惨淡收场。


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调查了解到,伴随直播带货热度扶摇而上,带货主播坑位费早已起飞,明星主播一般在10万元至20万元,有的则可高达60万元。如今,行业二八效应日益显现,但聚光灯下直播带货光鲜的“外表”,依旧不断吸引着“追光者”。


当直播带货成为各路玩家争抢的“高地”,田艺绮察觉,这似乎也将直播带货带入一个微妙的时刻。


5月中旬,某男演员进行直播首秀,其间带货一款化妆水,首战却遭遇滑铁卢。据田艺绮讲述,这是一国产美妆品牌商托人层层找关系,花费25万元才寻得一个直播坑位。商家期待25万元所带来的明星效应即销量大增。而直播过后,他发现自有品牌价格为几十元钱的化妆水仅仅卖出了50单,第二天还出现部分退款。


事与愿违,商家直接到北京找该明星的经纪公司寻求补偿。但经纪公司并未示弱,以未签保底协议为由,让商家打道回府。


商家尝鲜直播带货,坑位费未成商品大卖的“车票”,仅限于“投水”的一声响。


随着明星涌入直播间,不少商家冲着明星的“自带流量”,试图在直播间用坑位费抢下一席之地,但收获的效果不尽如人意。记者了解到,一头部零食商家就以20万坑位费加20%的佣金,拿下了某明星夫妇抖音带货首秀的坑位,结局为仅8000元的销售额。


“找明星直播其实是在赌博。”田艺绮直言,她所接触到的明星带货能力并不稳定。以往商家可以在平台获取电商主播的带货业绩数据,合作之前先对主播的带货能力进行对比分析,从中择优。但大量明星空降直播间改变了多年来的规则。由于很多明星直播的次数并不多,没有过往数据,外界对其带货能力只限于预期。


近日,淡出公众视野多年的张庭回归带货,一天时间,拿下抖音“带货一姐”的位置。在其将近5个小时的抖音直播中,创下2.5亿销售额的辉煌战绩,超过首播带货1.1亿销售额的罗永浩,也完胜抖音当红带货明星陈赫。


直播带货于2019年火爆出圈。“直播+电商”的方式,正在深刻影响着消费者的购物方式,进入2020年,直播带货井喷。这一年,李湘、王祖蓝、柳岩等演艺界人士以及各行各业的名人加入直播带货战队。不过,电商直播是一切围绕产品的直播,属性之一便是在直播间里为粉丝拿到产品的“优异”价格。


直播间“数字大战”背后,价格或许才是消费者眼中的“偶像”。有一定粉丝基础和知名度的演艺界明星不一定卖得过头部主播,甚至是商家自播。


这一年,李湘就曾因高价选品曾跌下带货“神坛”。


自2019年4月进场以来,李湘一直保持着亮眼的直播成绩,一度问鼎带货明星榜首。不过,去年10月,在直播间售卖单价4988元的水貂毛羽绒服时,一件未售出。对此,李湘在社交平台回应,单价太高,选品失误。


时至今年5月,演员叶璇在结束一场卖力推销后,直接“挥别”直播带货。她直言开播两个月,挣的钱还不如(给企业)站台两次挣得多。


MCN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,以“直播带货一姐”薇娅为例,其团队在选品过程中,会要求商家签署保价协议,商家需保证提供的价格(薇娅直播间所售出的商品价格)必须在某一时段内是全网最低价。


“没有最低价,即使是明星,消费者也不买账。”她说。

    热门排行